中纪委官网发文曝光多名年轻干部“被赌球毁了”

2022-11-24 14:30

11月2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莫让赌球毁了年轻干部》。文章曝光了多名“被赌球毁了”的“80后”“90后”干部。其中,“90后”干部钟垚桢在网络赌球中欠下债务近2000万元,仅打印其流水账目就使用了近两包A4纸。 有干部在微信、QQ群里为博彩网站发布信息招揽赌客,赚取“人头费” 中纪委官网的这篇文章讲述了多名年轻干部因赌球而欠下巨额债务甚至入狱的案例。 “80后”干部陈科,原是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七大队的一名四级警长。今年2月,他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四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

 文章介绍,陈科的转变始于2014年巴西世界杯。与朋友一起看球的他,抱着“玩一玩”的心态在博彩网站注册了账号,从五十、一百元开始,不断加大投注力度,输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不仅输光积蓄、赔上房子,还欠下高额赌债。 为了还债,陈科在工作中开始主动接触涉嫌交通违法的当事人,以帮助其免于吊销驾驶证等名义收取“好处费”。经纪检监察机关调查,2019年1月至2020年11月,陈科在七大队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20余名交通违法人员谋取利益,非法收受钱款共计60余万元。

 “90后”干部钟垚桢大学期间就涉赌。他到浙江省嘉兴市不动产登记服务中心经济技术开发区分中心工作后,更加痴迷网络赌球,甚至在窗口办理登记时一边对着手机下注,一边为群众办理业务。据纪检监察机关办案人员介绍,钟垚桢在网络赌球中欠下债务近2000万元,仅打印其流水账目就使用了近两包A4纸。 文章介绍,面对催债压力,钟垚桢伙同同事利用职务便利,通过违规开具“无房证明”等手段,收取房产中介及其客户的“好处费”,给国家税收造成严重损失。目前,钟垚桢涉嫌职务犯罪案件已在嘉兴市秀洲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此外,云南省玉溪市抚仙湖保护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党组成员、总经理,1981年出生的张宇,也是这样“被赌球毁了”的干部。经纪检监察机关调查,2016年10月至2021年9月,张宇与公司同事参照手机软件给出的欧洲杯、世界杯、欧洲“五大联赛”赔率,以买球队输赢的方式进行赌球,并通过微信结算赌资,涉案赌资共计190873.33元。张宇于今年4月被开除党籍,其涉嫌职务违法犯罪问题已移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1994年出生的李高峰在观看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时,已是湖南省江华瑶族自治县城北公司工作人员。他开始接触赌球,逐渐把兴趣变成了恶习。随着赌债越积越高,李高峰开始在微信群、QQ群里为博彩网站发布信息招揽赌客,从中赚取“人头费”。其间,李高峰还利用担任征地报账员和资料员的职务便利,通过冒名顶替等方式贪污国家征地补偿款用于还债。今年3月,李高峰因犯贪污罪、开设赌场罪,获刑三年二个月,并处罚金16万元。 

“由看球到赌球、从球迷变赌徒。究其根本,是理想信念缺失,宗旨意识淡薄。” 文章指出,综观涉赌案例,由看球到赌球、从球迷变赌徒,可谓这些年轻干部的共同经历。究其根本,是理想信念缺失,宗旨意识淡薄。 从涉赌经历看,这些年轻干部大多社会阅历不深、盲目乐观自信,尤其对网络赌球的危害认识不够,往往以“玩”的心态开启“赌”的大门。在把牢理想信念“总开关”基础上,还需进一步强化纪法教育,加大反赌反诈宣传力度,净化网络环境、足球环境。

 江苏省淮安市纪委监委第一审查调查室负责人徐毅介绍,在办案中发现,一些年轻干部不注重党性修养,拜金思想严重,面对诱惑缺乏定力。如淮安区法院原工作人员余俊杰,平时追求高消费生活,喜欢买名牌商品,消费水平明显超出收入水平,不得不想方设法寻找赚“快钱”的渠道,包括赌球在内的网络赌博成为其主要选择。 文章最后说到,“赌”和“贪”勾连紧密,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参赌涉赌背后往往存在着权力寻租问题。 文章还引述中国足协纪委书记闫占河的话——“足球运动是我国影响力最广泛的体育项目之一,深受广大人民群众喜爱,但赌球行为完全违背了足球运动的真谛,更是违反法律法规。作为行业协会,我们也呼吁全社会都来共同抵制赌球等不良现象,一起净化足球环境,共同营造风清气正的足球发展环境。”